汽车限购厦门猜想

作者:何怡超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7月份以后,厦门一汽丰田4S店的销售顾问张琳(化名)接到了好几位很特别的客户,他们不像一般客户,不断讨价还价和索要赠品,而是很爽快地付款购车、上牌。

也许是出于近期广州出台汽车限购令的第一反应,张琳私下向这些客户询问,是不是厦门离汽车限购政策出台也不远了?

从对方嘴里得到的当然是似是而非的答案。“他们只是表示说近期有用车需求,对政策一概不了解。也许是我想太多了。”

不难理解张琳的反应。广州在630日晚上9时发布中小客车限购政策,并在仅离不到3小时后的71日正式实施。可以想象,630日的晚上,对于广州所有汽车4S店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所有的4S店灯火通明。签合同、开票,彻夜迎接一场购车狂潮。但却是末日到来前的狂欢。”来自广州的主流媒体这样形容。

于是,人们不免会猜测,谁是下一个限购的城市?

偏居东南一隅的厦门也不安静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二手车商透露,目前厦门市面上已存在大肆收购低端二手车的现象。

“特别是5000元左右、接近报废的的五菱面包车。收车人对车的性能一概不过问,只要求价格越低越好。”一些二手车投机商从上海价格高昂的牌照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利润。投机商的行为,也显示出对政策来临前的“储备”。

或早或晚,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限购令迟早要降临。只是,厦门的4S店们,做好准备了吗?

 

销量下滑成必然

今年国家鼓励汽车消费的利好政策持续收紧,市场已逐渐回归理性。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日前分析,国内汽车产销形势持续低迷,前五月产销同比增长3.19%4.06%,增幅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52.4%49.19%

2012年的海峡西岸汽车博览会上,2012海西汽博会组委会秘书长严立群就直接指出,今年国内汽车产业面临多方压力,呈现微增长态势。

特别是居高不下的库存比,已经成为压在大部分4S店负责人心上的大石。一位不愿意具名的4S店老总告诉记者,当前不少自主品牌的库存比已达2:1,甚至更高,这意味着每月4S售出100台车,受制于汽车厂家的压力,就会有200台车从厂里发出到4S店。

在汽车行业微增长的背景下,若厦门实行汽车限购令,汽车销量直线下滑是必然的,对大部分4S店来说,也许将是致命性的打击。

目前,厦门每月轿车上牌量在5500台左右,若效仿国内四地(北京、上海、贵阳、广州)实行汽车限购令,按这些城市的政策惯例,限购后,乘用车的增量配额还不到之前每月上牌量的一半,那么,厦门每月仅有不到3000台轿车可以获得机动车牌照。

再按照全年总量来计,届时,厦门全年的上牌量可能被控制在36000台,以全市已有的100来家汽车经销商平均分配,每家4S店全年所得到的牌照配额,仅在360台左右。

这个数量,对于中等销量的4S店来说,大概是4个月的销售量,而对于盈众、建发、泰成这些本地汽车“大鳄”,旗下经销多个汽车品牌,可能还不足集团的单月销量。

可以预见的是,供大于求的现象将会远远甚于现在,不同品牌的4S店,甚至是同品牌的不同汽车经销商间,为争夺一个客户,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车市本来就淡,新政策一出,销量肯定下滑,今年下半年的业绩也不会乐观。”业内人士这样分析。

 

售后服务将成主要利润来源

尽管外界对于限购令闹得沸沸扬扬,但厦门盈众控股集团副总裁孙聘仁却显得波澜不惊。

作为厦门区域数一数二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厦门盈众在省内如漳州、泉州、福州、三明均有不同品牌的4S店,厦门区域的销量大概占到集团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左右。

“如果厦门实施汽车限购,盈众集团所受影响不会太大,仍旧会做好市场经营和客户维护。但从长期来看,集团也要不断开拓新的增长点和新的业务模式。如把更多的精力投在金融购车、售后增值服务和二手车置换服务上。”从根本来说,售后服务才是4S店的主要利润来源。

汇京东本4S店总经理赵志国今年2月份才刚从北京调任到厦门的。刚离开北京的汽车限购“疫区”,也许很快又要迎接一场“混战”。但赵志国却不像旁人想象的,对限购政策完全持排斥观点。在他的讲述下,记者也了解到北京限购后,汽车行业的走势。

2011年,汇京东本4S店的总体销量比2010年下滑50%,但利润却与2010年基本持平。

原因在于,北京在限购之后制定了一系列扶持行业的政策,以及汽车厂家的支持和4S店的应对。

尽管牌照增量配额固定了,但为了兼顾汽车行业的利益,北京市政府鼓励使用本车三年以上的车主置换新车,不仅老车牌可挂到新车上,置换客户还可获得政府给予的3000-5000元的置换补贴。

对于依赖汽车4S店生存的汽车厂家,北京区域的4S店也给予了特别的待遇。“比如原来全年完成销售2000台,厂家才给到100万的提车返利;而现在,北京地区只需完成1000台,就能得到同样的返利政策。”赵志国告诉记者。

不过,赵志国发现,再优惠的促销政策也难以起到作用,索性收回优惠力度,主攻售后服务。

得到来自当地和厂家政策的补助和扶持,还有原有基盘客户逐年提升售后营业额,北京汇京东本4S店在限购之后反而得以平稳过渡。

“怎么说呢?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吧。”赵志国笑着说。

但有一点,却是赵志国所担忧的。北京在限购之前,提前半年就开始召开听证会,咨询市民、专家的意见,让市民可以提前购车,经营者也可以做好降库的准备。但如果厦门遵循广州限购的“铁血”政策,三小时的时间,4S店肯定猝不及防。

 

“嫌贫爱富”难避免

严重过剩的库存和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将可能导致一大部分的汽车经营企业退出厦门市场。这“一大部分”,特指中低端的合资车和国产车经销商。

限购后,车牌可能呈现两种趋势。一种是高达40:1,媲美彩票的摇号中奖率,无论贫富,都“听天由命”,如同现在的北京;还有一种是,底价6万元起的车牌,只要有钱,就没有买不到的。无论是哪种趋势,在限购之后,车牌将成为来之不易的珍稀之物。

在上海,私车牌照拍卖价和二手车牌价不断创下历史新高,继今年4月车牌价格首次冲上5万元大关后,5月车牌价格继续飞蹿,最低成交价达64000元,平均成交价达64367元。

因此,大多数人的想法是,费时费力费钱抢到个车牌,不买辆好车,就对不起昂贵的车牌了。可能这是诙谐的说法,但限购的目的之一也就在于提高购车用车成本,从而降低汽车增速,因此,限购后的汽车消费行业,“嫌贫爱富”是主要的特征。

以北京为例,奥迪、宝马、奔驰这类豪华车品牌,在限购之后,销量不减反增,一度达到20%-30%的增长。“去年,北京新增224S店,其中大部分是高端品牌经销商,甚至建店标准更高档豪华。”厦门信达丰田总经理陈秉跃告诉记者。

在一些豪华品牌大张旗鼓扩张之日,正是合资、自主品牌纷纷出逃北京市场之时。

赵志国说,北京长城4S店在限购前有十多家,但限购后很快就锐减为七家,但其实也就是四个老板在经营。

不仅如此,厦门有一大部分国产品牌的小企业经营商,业务辐射范围仅覆盖岛内及岛外的少数几家二级经销商,当限购实施后,经营者背负巨大的成本压力,经营状况趋于日不敷出,却无可退之路,或只有退出一、二线城市,转向偏远的小城镇。

“布局三、四线市场将是许多自主品牌车企的无奈选择。”厦门车市网总监陈伟明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