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发明家张智维:坚持十年实验,终化废酸液为再生固体铜

作者:张燕娟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台湾彤翊有限公司CEO张智维,做的东西,外行人没人看得懂,但却让台湾几大顶尖的半导体厂商震惊。因为他的发明,可以直接将半导体制造业排放的硫酸铜、硝酸铜废液(简称废酸液),电解成再生铜板,以全回收再利用的方式突破了工业废水处理的世界难题。

不是科班出生,他只身投入十余年疯狂的研究实验,终于建成了台湾工业局认证、唯一一家电解回收铜处理再利用厂。他举例说,若用他的发明,2010年轰动海内外的紫金矿业污染事件,或许不会发生。今年89月份,张智维的发明,已开始与大陆环保、科研部门接洽,寻找大陆发展机会。

日前,从来没接受过媒体采访的张智维,对导报驻台记者独家聊起了自己疯狂实验、量化生产电解铜的全过程。

 

执着:白天黑夜连轴实验十多年!

张智维真的是一位疯狂的发明家。十年多时间,他为做实验,每天工作超过18个小时。期间还经历过一次很严重的心脏嫁接手术。他最初是汽车销售员,后转行销售工业品,才接触电子产业废弃物领域。那时,业内一句玩笑话“若有办法把电子产业的废酸铜液里面的铜,分离出来,那废料一定变‘黄金’;本来都是宝,却被当废弃物处理掉。”张智维不知怎的,就被这句话给怔住了,一头扎进去。

一开始,他借数百万元(新台币,下同)研发F1重金属捕药剂(台工业研究院认证),可将废酸液中的八大重金属一并处理妥善,可仍会产生大量污泥。张智维并不气馁,不再执着末端的废水,而是更上一层向电子产业排放的高浓度废酸挑战,日以继夜查阅海内外关于电解分离的所有学术报告。

“既然原理都有,为什么就做不出来呢?”“工业量化电解废酸成铜”,始终被专家们视为“天方夜谭”。不信邪的张智维,辞了工作,专心在家中实验室钻研。

十多年,没有经济来源,没有任何娱乐。累瘫在试验台上,是家常便饭,甚至时常为检测实验结果,他两三天都不阖眼。最后,他还把自己搞到被送医抢救。没有研究样本,就去工厂排水口“偷水”,拿回来,像珍宝一样供着。

2006年,张智维终于实现了电解回收铜的全套发明。他可将硫酸铜电解成固体铜和符合排放标准的清水,尤其清水可直接浇花、养鱼。在他的工厂后侧,一大片长势良好、郁郁葱葱的花草,足以见证他发明的成效。更为难的是,透过技术处理,张智维的电解处理,不用工业用电,直接家用电压就能实现。大陆中科院专家听闻其发明内容后,坚称若确实如此,那定是奇迹。

 

困境:只说不做,“靠山”迟迟才来!

实验成功了,没有任何学术机构支持的张智维,人单势孤,在取得认证上,遇到极大困难。很长一段时间,张智维就忙于找各种机构给认证,要验收,但全台湾居然找不到“专家”懂。他希望发明用于工业化的构想,再次受阻。

关键时刻,家人给予其最大支持。当时,他在日月潭涵碧楼任职的表妹萧榆安,借助自己极好的商界人脉,将哥哥的发明推荐到台湾几个顶尖半导体大厂去。经过无数次的会议与审核,终获大厂肯定,并开始后续合作。

“其实,这些大厂,也为工业废料处理而头疼,我做的就是替其解决困扰。”众所周知,台湾半导体产业对后来的电子工业贡献巨大,而且与世界领先技术保持同步,也直接促成了台湾经济早年的快速发展。但此前很长时间,台湾半导体因工业废料处理达不到国际门坎,而在海外扩张受阻。而张智维的发明成功后,就直接“护航”台湾几个最顶尖的半导体厂,顺利拿到更大的国际订单。

有了业界合作方,张智维“找靠山”之路才开始“顺”了。2007年,他拿到第一个台湾官方认证,台“经济部”为其通过资源回收再利用硝酸铜废液专案。2009年,其硫酸铜废液处理,取得台湾“科学委员会”认证,并于2010年取得台湾“经济部”工业局颁发的证照,成为台湾该技术唯一资源回收再利用处理厂(有证书为凭)。

同年,张智维的发明,作为台湾工业局唯一指定的项目,赴北京参加国际环保展,立刻引起大陆相关单位注意。毕竟台湾电子产业对铜需求很大,但其本身就没有铜矿资源,而张智维这种可以间接供应铜原料的发明,让他当之无愧成为“台湾之光”。

但拿着厚厚一摞各种认证书和相关材料,张智维苦笑了,“处理工业废料,都属机密,只能做不能说。”所以张智维长久以来,都与公众“绝缘”。

 

商机:无人能做的独占市场!

多年来张智维看似疯狂的举动,在家人眼中,却是值得鼓励。虽无收入,但因他喜欢,且全身心投入,又不是做坏事。所以,家人支持到底。由此,这样一条枯燥而危险的路,张智维没有后顾之忧并乐在其中。“理论都通啊,既然没有人做出来,市场需求又这么大,若我做出来,一定能独占市场。” 他诚挚的眼神中,透着简单的伟大。张智维深知,他这种不顾一切的“草根疯狂”,很多学术机构学者都欠缺。

因涉及工业废料处理敏感问题,来自台湾几大半导体的工业废水,有着严格控管规定。从蓝色的废酸液进入,到纯净的清水及固体的铜片产出,每一滴液体都被台湾官方的GPS卫星24小时“监控着。作为唯一进入该工厂参观的导报记者,看到进进出出的车辆上,均写满各类编号。

目前,张智维设在台湾的两个工厂,年处理硫酸铜上百万吨,产值上千万元。这两个看似简陋的工厂,处理了超过一半台湾前几大半导体厂生产而产生的废酸液。

一直到最近,张智维才拿到历经多年审核的台湾官方“发明专利证书”。与此同时,张智维也开始积极在国际上申请认证,他希望自己来自民间、已被台湾半导体大厂(均是获得国际环保认证的企业)采用的发明,有更大舞台。

“最简单说,若福建紫金矿业等矿区,用我的处理方式,不但不会有大面积河川污染,而且矿区废水能成再生铜的原料。”张智维坚信,自己基于废物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的电解铜发明,定会有更大市场。尤其台湾电子厂商西进大陆发展,张智维知道自己的舞台最终也是在大陆,若能为大陆工业污染提供解决之道,他将终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