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嶝将先行先试厦金自由经济区

作者:何怡超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在从大嶝岛乘坐渡轮去小嶝岛的海路,是一片宽阔的海域。有不少岛上的居民,在这两个乘船仅要22分钟的小岛间,度过了以渔为生的上半辈子。

但在不久之后,这片海域也将被填海造地,建设成为未来的大嶝机场,成为国内重要的国际机场、区域性枢纽机场、国际货运口岸机场,以及两岸交流门户机场。

同时崛起的,是周边一座崭新的航空港新城。这座新城将辐射周边,打造厦金自由经济区、南安综合产业区,而厦门特区为之努力数十年的某些自由港政策,也有望在此落地。

特别是厦金自由经济区的规划提上议事日程,就足以让两岸专家、学者雀跃,因为这个探讨了近十年的规划,终于有机会在厦门先行先试。

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看来,厦门虽是第一批经济特区,但在新形势下,已无政策优势,并进入了发展瓶颈,“厦金自由经济区”就是突破口。但他同时也表示,建立自由经济区,应厦门单边先行,再考虑做厦金双边联盟。

 

“大”经济自由区概念

早在几年前,唐永红就提出了在厦金两地建立“经贸自由化与一体化先行先试区”的理念,这与香港、台湾高雄的自由港政策有些类似。

当前厦门已有象屿保税区、海沧保税港区,以及高崎机场航空港几大贸易港区,这些贸易港区也将在现有的功能定位上,向国际上通行的自由贸易区转型,但再在大嶝航空港建设一个“经贸自由化与一体化先行先试区”,是否会产生重复规划建设?

唐永红打破了记者的疑虑。

“当前厦门的贸易港口,均以传统的货物贸易为主,但厦门应在其现有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园区、保税港区的条件与经验基础上,建设成为一个遵循WTO无歧视原则、境内关外的,集自由投资、自由贸易、自由金融(含离岸金融、两岸金融)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综合型自由经济区。”

因此,经济自由区的概念,从最初的自由货物贸易,拓展到了资本、服务方面的“自由”政策,如降低外资、金融的进入门槛,或是扩大资本可以在自由经贸区的服务范围。

唐永红举了个例子说明:“比如说,现在外资银行开展人民币业务有诸多限制,建立这个试验区后,外资银行进到这里,就基本可以享受到与内资银行同等的对待。”

 

特区政策不“特”的瓶颈突破

与邓小平同是四川人的唐永红,对这位改革发展总设计师在视察厦门时说的话,仍旧感悟颇深。

1984年,邓小平在视察时说,要把经济特区扩大到全岛,并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因为当时没有条件实行自由港;可是30年过去了,现在有条件了,如果还做不成,就糟糕了。”

厦门作为第一批特区试点城市,在改革初期的确要到了很多政策优势,也带动了区域的发展。但三十年过去了,这些政策基本上也都扩及到了内陆各地,或是有些政策已不再适用WTO原则而丢弃了。

“在新形势下,可以说厦门是没有多少政策优势的,要发展就要寻求转型。”唐永红坚定地说。

唐经常和学生开玩笑,说福建的“闽”字,正代表了当下的现状。“‘门’代表厦门要寻找突破,就要从南北两向,北就代表了鹰厦铁路,南就是台湾海峡以南。

从唯一出省的铁路鹰厦铁路枢纽,来寻求发展,已证明了发展空间不大,难以做到通达地交换资源;而从南边沿海开发,在唐永红看来,就是一个瓶颈的突破。

在地理方面,厦门也具有了港口的优势;在区域,又不至于和深圳、香港港形成竞争,因此,在开放政策上,厦门最好能成为一个先行先试的试验田,率先地融入到世界贸易的大范围。

这样,厦门既可以获取经验、发展自身,作为国家的试验田,又可以防止风险,不至于影响全局。唐永红阐述了进退两可的意义。

 

先单边,再双边

要建设“两岸经贸自由化与一体化先行先试区”,更重要的就是寻求跨关境发展,而与近在咫尺的金门合作无疑是最佳选择。

唐永红曾为厦金合作“量身”设计了两步走战略,首先是建立开放性的多功能综合型厦金自由贸易区,整合厦金两地的海港、空港及其他经济优势,使其成为海峡两岸与国际物流链的重要环节;第二步便是建立更加开放的厦金自由经济区,实现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与优化配置,最终发展成为国际化区域经济中心。

“比如说,厦金自由经济区建成后,在金门的商品,运到厦门自由经贸区内进行再加工等,都是在同一个贸易联盟中进行,无需经过报关等过境手续。”

若厦金自由经济区建立后,双边形成关税同盟,有助于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来抵抗更多不利因素。

但对于目前的进展,唐永红并不是很满意。大嶝航空港城的建设还在审批之中,但唐更担心的还是金门方面的主动性。

“金门在区位上已具备条件,但在观念上,较为传统、保守,各方观念也还没统一。在当前局势下,厦门自身就要先动起来,充分运用全球资源来发展,而不单借助台湾资源。”

因此,厦门应先单边发展,再同金门双边联盟。唐永红给出了一个在短期较为可行的实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