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四巨头抱团“杠”三星

作者:林靖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三星和鸿海结梁子,也正是由利益之争而来。跑马圈地,一个不小心就画地为牢。

“专打小报告的小人。”这是郭台铭送给三星的专用名词。

双方的恩怨情仇由来已久:2008年,三星撤掉对鸿海旗下奇美的面板订单,导致后者巨亏;2010年,三星向欧盟打小报告,让奇美在面板反垄断案中被罚3亿欧元。从那时开始,郭台铭就恨死了三星,开始用“总是对竞争对手背后捅刀的小人”来形容它,并誓言“一定会将钱从韩国人手中赚回来”。

近年来,三星不断坐大,意识到风险,郭董主动出击,在零组件采购上推“去三星化”,甚至尽量少用韩国产品。所以,当鸿海欲入股夏普,“鸿夏恋”就理所当然地被解读为“联日抗韩”。

而正当“鸿夏恋”在磨合期中,三星出其不意横插一杠半路打劫、釜底抽薪,以104亿日元购入夏普3%股权,让“鸿夏恋”中途夭折。

掠爱之仇“夺妻”之恨,让性情刚烈的郭台铭咬牙切齿,他甚至公开宣称,打败三星是他的终身目标。

“对于三星来说,鸿海只是个类似商场里‘销售’的角色,干掉它自然有人会顶上来,”一位三星中层干部向本刊记者透露,三星内部早有传言说鸿海组建了个“反韩联盟”,但对于三星来说,“干掉鸿海”的意义不大。

三星想要干掉的,远不止一个鸿海。

 

三星“灭台”重创台日厂家

近日,台湾《今周刊》曝出了这样一份“三星灭台计划”:20062007年,台湾电子产业崛起,DRAM厂力晶、茂德、华邦与日本尔必达的合作相当成功,每家公司获利大好;2007年,台湾两大面板厂友达与奇美电业绩屡创新高,友达超越三星,震惊韩国,这也让台湾和日本成为韩国人的目标;2008金融海啸后,三星最高经营决策会议决定了一项“Kill Taiwan干掉台湾”计划,并借金融海啸之机,日本尔必达无力再投资研发,执行三星最常用的逆势投资法,造成尔必达及台湾DRAM厂纷纷破产;同一时间,在面板业的攻击行动上,当时已是全球两大电视品牌的三星、乐金,全面取消下给友达与奇美的面板订单,这让台湾的友达、奇美、华映及日本一些大厂不仅赔钱,还面临牢狱之灾;在自主品牌上,三星先利用台湾供应链下一点单,再投入自主研发生产,“师夷长技以制夷”,后发制人,不但在关键零组件生产上取得优势,也重击了“台湾之光”宏达电;而三星接下来“狙击台湾”的计划,就是瞄准台湾科技业龙头的鸿海与台积电。

不只台湾产业,媒体也嗅到了危机。台湾《财讯》的周刊上,出现了一行赤裸裸的大标题《报告郭董:三星把你看扁了》,配图是郭台铭一脸肃穆,凝视远方的照片,意味深长。

“最近,我们会推出一款弯曲屏幕的手机”,三星设计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这台配备了可弯曲OLED面板的手机,充满梦幻色彩,将是“世界第一”,量产后更将带动超过10兆元新台币的巨大应用市场。

他并援引三星前总裁李健熙的话说:“我们押对宝了!面板战争接近终点,台湾和日本公司已经失去竞争的能力。”

他说这话并非没有依据,三星电子的液晶面板、三星SDIOLED和中小尺寸显示器公司三星移动显示,经过一连串的分拆、合并,已整合成一家年营收规模达260亿美元的世界最大面板公司──全新的三星显示(Samsung Display)。

 

“三星其实早就计划干掉全世界”

“三星其实早就计划干掉全世界。”对于三星给台湾厂商造成的危机,台湾资深财经名嘴卢燕俐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得出这种结论的原因很简单,三星电子的业务模式为“垂直整合”型,不仅自主生产智能手机、彩电等电子产品,包括面板、芯片、高新震动电机等核心零部件,都是“内部供应”。

所以“三星王国”一旦独大,对于台湾的直接后果就是,不但鸿海的代工订单下跌,宏达电HTC的市场份额被挤占,其他下游电子产业也一并会受到牵连。

而目前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事实。因为三星手机的崛起,iPhone的市场销售正一路下滑。占据鸿海营收额约20%的苹果代工收入也跟着下滑,2013年1月,鸿海当月营收同比下跌8.19%,环比更减少13.14%。未来,这一数据还有可能放大。

那么,三星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据韩国媒体报道,目前,三星的市值约1980亿美元,全球排名第15;而世界排名第一的苹果,目前市值约5420亿美元。

纵观三星的崛起,充满了政商交易的影子:1961年,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决心要让韩国成为全球的制造强国,对抗朝鲜与日本,因此选定几家企业重点扶植,三星位列其中。此后,政商勾结的传闻不断,1997年,韩国记者李尚浩公布了当时三星副总裁李鹤洙与韩国驻美大使洪锡炫的对话录音,揭露了三星贿赂政府官员的丑闻;2010年,三星前首席法律顾问金勇澈出书,踢爆时任总裁李健熙惊人的贪腐内幕,并指出三星有一笔约2亿美元的预算,专门用来贿赂检察官和政治人物。

所以,对于三星这样一家强势的企业,它有什么样的愿景,都不足为奇。换句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兵,三星如果将“干掉全世界”作为它的终极目标,它也正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前进着。

 

苹果“利益链”

随着三星不断坐大,苹果高层也防着三星,或许它们一早就看出三星的野心,因此打算分散风险,将订单拆解分散到其他厂家。 

2008年,苹果开始转移闪存芯片订单。2009年,苹果预付东芝5亿美元的费用,订下未来的产能。同时间,苹果依旧仰赖三星供应储存型闪存(NAND),因为仅有少数大厂可以大量生产这类型闪存芯片。不过,苹果转移订单的努力也确实奏效。5年多前,绝大多数苹果产品使用的闪存芯片都是由三星供应,如今比例已降至10%以下。除了闪存芯片之外,苹果也试图降低对三星屏幕的依赖,2010年推出的iPhone 4便不再使用三星的显示器,并转而与夏普合作。20136月,苹果与台积电签订合约,自2014年为新一代iPhoneiPad供应20奈米芯片。 

 

对抗“完美电子帝国”

“分,则两害;合,则两利”。虽然三星帝国产品十分多样,但台湾电子产业若要联合起来与三星竞争,“各个击破”三星的产业链并与之对抗,并非不可能。

已经尝到甜头的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代替郭台铭,站起来振臂高呼。他说,台湾有晶圆代工龙头厂台积电,可击败三星的半导体部门;手机品牌厂宏达电生产的HTC,可对抗三星行动通讯部门的手机产品;IC芯片大厂联发科,能与三星的IC部门相抗衡;鸿海集团更是跨入三星仍未发展的组装及其它生产线领域。

因此,电子产业的竞争已经上升到“台韩”竞争的高度,虽然三星电子是“可畏的对手”,但韩国竞争对象也只有这一家;而台湾的台积电、宏达电、联发科及鸿海“四巨头”应战,足以各个击破劲敌三星。

作为台湾电子企业龙头的台积电,则进一步制定了“联美日抗韩”的战略。日本瑞萨电子(Renesas)10座晶圆厂,但因为日元汇率大幅升值、日本电子产品销售下降、日本“3·11”大地震切断供应链等危机,日前已经决定弃守鹤冈等生产线,其中鹤冈工厂为12吋厂,可支持40奈米制程,主要生产薄型电视、数字相机、手机等芯片。业界传说鹤冈工厂将出售给台积电,而台积电如果直接并购该厂,等于直接承接瑞萨SOC订单。

而三星目前在韩国与美国各有一座12吋晶圆厂,目前两座晶圆厂合计月产只有约10万片。台积电中科Fab15一举让台积电12吋月产能提高到30.4万片,首度突破30万片大关。

另有业内人士透露,张忠谋打算师法鸿海与夏普合作,与收购了日本尔必达的美国企业美光建立策略联盟,共同对付韩国从上而下,整碗捧去的危机。这样一来,在量产上,台积电拥有绝对优势,只要它向下卡位更高阶的封装技术,准备资金投入研发,就能抢回苹果订单,将订单留在台湾,并协助宏达电进一步卡位三星的手机市场。

那么,在这一场跑马圈地的争霸赛中,到底鹿死谁手?台韩电子产业的竞争,谁又能拔得头筹?的确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