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奢令横扫台湾大咖艺人

作者:林庭瑶(…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一位打扮入时,爱穿着PRADA高档服饰,脚踏ECCO鞋子,在台湾演艺圈打滚多年的女经纪人,最近私下老爱跟媒体们抱怨:“这次禁奢令,看来是来真的!”

常把“见到鬼啦!”挂在嘴边,又以学螃蟹走路而独树一帜的台湾主持人吴宗宪,与曾志伟的女儿曾宝仪两人首当其冲,原本要连袂在七夕夜现身,共同主持安徽卫视“亚洲偶像欢乐七夕夜”的活动晚会,但因为中央禁奢令来得快又急,相关人士都被告知活动喊卡。

无独有偶,中央电视台将播出十三年的《同一首歌》节目,以制作独特的系列大型演唱会和各类主题、公益演唱会为主,收视率一直在央视三套节目中处于领先地位,深获两岸观众的喜爱,并屡屡创下收视新高,曾找过曾宝仪与台湾艺人黄品源主持,也在815日紧急叫停。

同样是央视的《欢乐中国行》和《中华情》节目,因为户外演出费用过高,率先被砍掉。节俭风从中央吹到地方,又从地方吹到中央。这股节约风更吹到了台湾,还带了不少寒意,连带让台湾的大咖艺人感到冷飕飕,在台湾娱乐圈成为热门话题。

 

中央下发节俭令,冷风吹拂台湾

时间回溯到去年十二月,中共中央推出八项新规定,要求调研要轻车简从,不安排群众迎送,不铺设迎宾地毯,不摆放花草,不安排宴请;开短会、讲短话、力戒空话套话;减少交通管制,一般情况下不得封路、清场闭馆等。

今年八月中旬,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五个部委联合发出通知,通知指出,文艺晚会演出过多过滥,一味追求大场面、大舞美、大制作,奢华浪费、竞相攀比,特别是财政出资或摊派资金举办的晚会,助长不正之风,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通知要求举办晚会有七个“不得”:不得使用财政资金举办营业性文艺晚会;不得使用财政资金高价请艺人;不得使用国有企业资金高价捧明星、大腕(顶尖人物);不得使用财政资金为节庆活动举办文艺晚会;不得与企业联名举办文艺晚会;不得向下级单位或企业摊派经费;中央机关也不得与地方联合举办文艺晚会。

也因为大陆实施节俭的原则,近日连带影响到央视的中秋晚会。2013年央视的秋节晚会,大幅度降低明星的比例和酬劳,相对之下,反而增加了杂耍、戏曲、武术等传统民族艺术元素。

为了力行“节俭办晚会”的原则,中秋节晚会的导演组大幅删减预算,包括演出场地的选择、港台艺人阵容、舞台灯光效果等,都做了大规模的缩减。秋晚剧组表示,这次不会再以明星作为主题,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民族艺术,盼戏曲、武术等传统文化,让晚会能更贴近民众生活。

 

大牌收入缩水,二线艺人看涨

事实上,大陆年初也曾颁过“禁奢令”,但在发布之前,早已风吹草动,湖南卫视立即停办了跨年直播,江苏卫视也放弃了邀约韩国歌手PSY、时尚女星蕾哈娜等巨星;通知下发后,更有不少卫视退出了元宵晚会,为电视台奢华晚会大幅降温。

再发“禁奢令”,是否影响晚会规格、艺人邀约量,目前仍未发酵,即使不见得完全拒邀艺人,但未来可能影响各电视台的跨年、春晚等制作规模。

一位台湾经纪人如此预测:“禁奢令将导致大牌更大牌,因为制作预算有限,更会请最大牌,以便一个人就可扛下收视率。”也有业内人士分析:“预算缩减,王菲、陈奕迅同台或F4合体的盛况不再,大牌收入势必缩水,二三线艺人市场会更好。”

“禁奢令”恐将陆续影响大陆中秋晚会、跨年与央视春晚规格与阵容。台湾演艺圈评估整个市场将会因此重新洗牌,可能影响部分大牌艺人在对岸演出,但目前效应还不明显,短期内看不出来,但九月、十月一直到跨年前后,可能冲击将日趋明显。

 

大陆开价高,台湾歌手难回流

早在去年,大陆歌后王菲与香港歌手陈奕迅上春晚的升降LED舞台,要价人民币6000万,春晚隔天就销毁,没有像外传重复利用的情况。一位节目制作人分析,“禁奢令让央视与各卫视预算减少,央视春晚舞台规格缩减,才可以杜绝资源浪费”。

一位业界知情人士透露,大陆投资的超大型文艺活动,规模愈大,水分愈多。她如此说:“观众席上的荧光棒,市场上批发价一根人民币一元,而剧组却报到三元到五元。各类晚会着实养肥了一批晚会导演和创作团队。”

举春节晚会为例,最便宜的一场也要人民币1000万元,请来许多大明星,办晚会支出飙到人民币6000万元,每年40多家电视台办春晚,就烧掉超过人民币5亿元。一旦禁奢令彻底施行,以大陆为市场的台湾艺人,甚至前进大陆抢赚“跨年财”的台湾歌手,势必大受影响。

不过,一位业界人士另有不同解读:“跨年巨星阵容恐缩减,陆媒也不敢夸耀卡司多强,即使大陆预算、规格删减,仍难以让大牌回流台湾跨年,原因是,对岸开价真的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