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企融资如何避免破坏承租人的平静占有权

作者:吴景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2月底,最高人民法院给融资租赁行业送来了一份大礼,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但法律环境上迎来春天并不意味着就会赚大钱。

融资租赁属于类金融行业,要有效提升收益水平,只有发挥金融杠杆的作用,即融资租赁企业(以下简称“租企”)要用足政策给定的10倍杠杆空间不断融资来满足承租人的资金需求,并赚取相应的收益。

目前,大多数中小型租企都属于轻资产企业,且融资方式大多为银行贷款,在融资上具有天然的弱势。租企拥有的财产名义上是两块:法律上对租赁物的所有权、会计上的租金应收款,但实际上是一笔财产的两种表现形式而已;对应的融资方式无非两种,一是租赁物抵押贷款,多数为流贷;一是租赁应收款保理融资,保理一般也需要将租赁应收款对应的租赁物所有权抵押给银行。

不管从融资租赁法律规定,还是租赁公司的资金管理实务出发,纯粹租赁物的抵押贷款都不是适宜的选择,因为它可能导致侵害承租人对租赁物平静占有权,从而使租企承担法律责任,进而破坏租企的商誉。

融资租赁是以所有权和使用权相分离为主要特征的一种融资方式。在租赁期间,租赁物的所有权属于出租人,而承租人享有对租赁物的占有和使用权,不受包括出租人在内的任何人干涉,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承租人的平静占有使用权(简称“平静占有权”)。它的法源依据为我国《合同法》第十四章“融资租赁合同”中的第二百四十五条的规定“出租人应当保证承租人对租赁物的占有和使用”。

本次出台的司法解释第十七条强化了承租人对租赁物的平静占有权。解释明确规定,因出租人的原因导致第三人对租赁物主张权利,出租人要负损失赔偿责任。

承租人的平静占有权为法定权利,出租人无法通过合同条款约定来排除或影响承租人的该权利。若出租人(租企)试图通过合同条款来免除该主要义务,则很可能会被法院(或仲裁机构)认定为合同条款无效或者合同条款显失公平而可变更、可撤销。

因此,确保不因出租人的原因导致第三人对租赁物主张权利是租企的法定义务。租企用租赁物抵押办理流贷则可能因自身现金流紧张不能即时还贷而导致银行查封处置租赁物从而影响承租人的平静占有权;另租企假如用流贷资金发展融资租赁业务可能因“短贷长投”而导致期限错配,增加财务管理难度和风险;而租企选择应收租赁款保理融资,则不一样。保理相当于债权转让,租赁物抵押登记给银行还是担保原来的债权即平静占有权的对价—租金;理论上,只有承租人欠付租金导致违约时,债权受让方保理银行才会查封处置租赁物。通过保理,主张权利的银行此时身份已不是第三人而是实质的债权方;主张权利的原因不是出租人造成的,而是承租人自身违约的结果,和承租人依法受保护的平静占有权并不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