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警惕“联保制”

作者:宁新发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联保制”发轫于上海周宁钢贸企业,随着上海周宁钢贸企业陷入债务危机而式微,但是最近对之仍时有耳闻,厦门地区有些商会、行业协会将“联保制”作为为会员办实事的举措予以鼓吹。当前形势下,更深入地剖析“联保制”,揭示其表象及本质,对企业进行法律引导,仍具有相当的实践意义。

所谓“联保制”,又称“互保制”,是一定数量的企业共同与某一金融机构(通常是银行)签订联保协议,协议约定符合约定条件的企业向该金融机构贷款时,签约企业均为其提供连带保证担保,同时金融机构给予贷款企业一定的优惠贷款条件(主要是不需要抵押或不需要足额抵押)。

“联保制”看起来对联保企业及金融机构是一种双赢的制度创新,可是在实践中,却产生了“双输”的恶果。这一恶果是如何发生的?

在金融机构方面:贷款本来具备相当的安全性,但是,金融机构的贪婪性和制度缺陷,加上经办人的急功近利和短视行为,把这一制度安排赋予金融机构的安全性击个粉碎。实践中,金融机构都或真或假地以“联保制”为理由,对企业发放了大大超过联保企业偿还能力的贷款,以致贷款无法收回。

在联保企业方面:对贷款企业而言,由于比较容易取得贷款,企业通常有意无意地贷出超过自己实际需要或自身偿还能力的贷款,加大了“联保制”的风险;对联保企业而言,没有独立于联保企业及金融机构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对贷款风险进行评估,“联保制”的风险必定无法控制。最终,联保企业的悲剧就不可避免了:优质的联保企业因承担大量的连带保证责任而难以为继,进而联保企业整体被击垮,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联保企业所担风险过大,其主要原因是:在法律层面上和实际操作层面上,“联保制”均具有与生俱来、不可克服的“缺陷”。

法律层面上,“联保制”的法律基础——连带保证,其本身就是所有担保中风险最高的担保方式,再加上是多个联保企业之间互相提供连带保证,其风险更是成倍放大。在法律上“联保制”可以说是“危如累卵”!

实际操作层面上,“联保制”具有天然的“幼稚性”:它有赖于联保企业的整体实力是逐渐增强的而不是减弱的,有赖于联保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坦荡的而不是自私的,有赖于贷款人是有信誉的而不是一有困难就跑路的,有赖于金融机构的风险管控是有效的而不是流于形式的——这些条件在现实中同时具备的可能性几近于无,也就是说联保企业根本无法保障“联保制”处于正常运行状态,那么,“联保制”出现危机只是早晚而已了。

但是,“联保制”的出现也有某种必然性。虽然加大对中小型民营企业的金融扶持的口号喊得震天动地,可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得到的金融扶持实际上微乎其微,中小型民营企业被迫剑走偏锋、寻找并利用金融机构的漏洞以取得相应的金融支持,“联保制”就应运而生了。

抱团取暖式的“联保制”实际上是对金融机构漠视中小型民营企业经营模式的嘲讽和反击,虽然在某一阶段、某种形势下对联保企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它对联保企业的反噬也是致命的——联保企业要么遍体鳞伤、垂死挣扎,要么无以为继、直接死亡。

“联保制”毕竟在某一阶段为企业获得了资金,具有一定益处。可否保持“联保制”优点、防止并克服“联保制”缺点,给“联保制”一定的存在空间呢?笔者认为“联保制”发挥正常作用,应具备严苛的条件:一是联保企业及其实际控制人是较优良的;二是参加企业不宜过多,最好在十家以下;三是贷款对象只限联保企业;四是贷款总规模不超过或不过多超过联保企业实际总资产;五是有独立、专业、承担责任的第三方机构对贷款风险进行评估并予以管控。但若上述五个条件均具备,“联保制”就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在经济上或亦不可行;特别是第五个条件尤难实现。因此,笔者认为,在当前现实下,“联保制”弊远远大于利。

一句忠告:真正做事业的企业,应坚决远离“联保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