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在合规的边缘扇动创意的翅膀

作者:吴景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风生水起,股权众筹这一概念迅速进入国人的视野,并逐步得到社会的认同。厦门不少机构也开始了股权众筹的尝试。股权众筹是指,公司或企业出让一定比例的股权或出资份额,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融资的模式。因此,有人将之称为“私募股权互联网化”。

和其他金融创新一样,股权众筹一经诞生便是对金融监管的突破,面临着合规性的质疑。在它的诞生地,股权众筹已获得了合法的身份,如20123月,美国出台《创业企业融资法案》,对1933年美国《证券法》作出修改,承认了股权众筹的合法地位,并推动了美国股权众筹模式迅速发展。在中国,虽然今年5月明确了证监会对于众筹的监管,并出台监管意见稿,但股权众筹依然只是在合规的边缘扇动着创意的翅膀。

股权众筹在有关机关的监管规定出台之前,仍需注意合规性,以免违法触礁!现以笔者接触的一个股权众筹案例来剖析其法律暗礁:

根据这份众筹方案:发起股东拟在福建内陆长租农地(含耕地、林地)500亩,发展生态农业,租期20年;项目首期资金1000万元,拟通过发起股东自筹和会员众筹解决。众筹会员占股40%,会员上限为100人,走“会员体验、私人定制”的高端农业路线。

不考虑通过互联网平台这一因素,仅从这份众筹方案内容看,依据现有法律至少3方面内容可能游走触礁边缘。

一是对会员对象没有明确的界定,无法明确框定在私募范围内。假如众筹的对象是不特定的公众,则可能触碰非法公开发行证券或非法集资两条法律红线。目前,国内参照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OTC股权交易市场)的做法,是通过对投资者(众筹对象)进行适格投资者认证,使其特定化并把人数严格限定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如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不超过200人,即众筹对象上限+发起股东人数不超过200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或有限合伙企业合伙人不超过50人。

二是假如募资文件及投资合同约定与众筹项目实际运营不符,则可能涉入合同诈骗。股权众筹实际上就是投资者与融资者之间签订的投资合同,众筹平台作为第三人更多的是起着居间作用。鉴于信息的不对称,众筹对象假如没有专业能力和风险识别能力,只是片面相信发起方宣传而投资;众筹项目假如又是无回购保障机制且项目投资失败,则小额投资人们可能感觉被骗而闹事,融资方则可能陷入集资诈骗泥潭。

三是会员定制消费与股权投资挂钩处理不当,可能涉嫌抽逃出资。虽然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后,公司不再登记实缴资本,资本法定改为资本章定(由公司章程来确定),但实缴出资后股东出资依然是债权人的债权担保,不得随意抽逃。

按照目前市面流行的一些众筹方案,众筹对象股东身份与消费者身份合一,众筹既是一种筹资方案也是一种营销方案,甚至明定众筹会员可以在出资范围内优惠甚至免费消费部分产品。这从营销角度来说是一种好的创意,但合法性上却存疑。这部分消费对价假如是由众筹股东的出资支付,则涉嫌抽逃出资或实质减资;假如是由股东分红支付,则股东红利依法必须是公司盈利并提取法定公积金、缴纳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后才可按股权比例或公司章程规定分配。

因此,为避免上述合规性疑虑,针对众筹会员的销售优惠宜尽量与其股权出资脱钩,纯粹界定为对特定群体如“高端会员”的促销举措。

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它在创业者和小微投资人之间架设起一座资本的桥梁,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从长远看必然有它强大的生命力存在。但在当下中国,毕竟存在着投资者不成熟和法律规范不健全的先天性缺陷,投融资双方在尝鲜时也要多一份小心,谨防在法律合规方面触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