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专访》曹興誠:我退休十年後,聯電仍持續壯大,那才是我的成就!

作者:文/陳小清…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這位台灣科技大老說,他沒有什麼經營秘訣,就是腳踏實地、按部就班而已;談到與台積電的競爭,他認為:不求短期大突破,要打持久戰;至於聯電的大陸佈局,他強調,大陸與台灣是互補區塊。

 

 

满頭的銀髮,銳利的眼神,獨到的視角,曹興誠每一次出手,都震撼台灣。20071112日,就在藍綠備戰選舉之際,他突然以一位“關心國事的小民”的身份在報紙上刊載廣告,提出“兩岸和平共處法”,引起各界震撼。在此之前,曹興誠只是一位已經退休三年的生意人。

20多年間,在他領軍之下,當年不被看好的台灣第一家半導體企業聯華電子,成為台灣第二大半導體公司、世界上第二大專業晶圓代工廠。曹興誠也成為在台灣支柱產業——半導體業中的一位領軍人物,與台積電公司董事長張忠謀並稱為“晶圓雙雄”。

由於在台灣經濟界的影響力,曹興誠從1996年開始,先後被李登輝、陳水扁聘任為“國策顧問”。但2005年,陳水扁為了給台灣企業下馬威,讓檢方以“違法”投資大陸為由,查抄聯電,曹興誠遭起訴,被求處兩年有期徒刑。為不連累聯電集團,他自2005年起,陸續辭去聯電及其相關企業的董事長之職。

退休三年來,這位台灣科技界的風雲人物在忙些什麼?他真的不管生意上的事情了嗎?對於聯電及聯電與台積電的競爭,他又是如何一種看法?近日,在發表“兩岸和平共處法”兩個月之後,曹興誠接受本刊的獨家專訪。

 

[經營秘訣]

“做生意就是要實在”

在台灣支柱產業——半導體行業中,無論如何,曹興誠都是一位無法繞過的風雲人物。

上個世紀80年代,曹興誠以其敏銳的洞察力,獨具慧眼地看中了當時在台灣還是冷門產業的半導體業。

1980年,台灣第一家半導體電路公司——聯華電子成立。在外界不看好其前景、別人不願去的情況下,年僅33歲的曹興誠卻主動爭取機會,從“工研院”電子所副所長獲調聯電副總經理,其後更進而接任董事長職務。期間,曹興誠只用了一年半就將聯電轉虧為盈,並創下超過4倍的成長率。驕人的成績震撼了台灣科技界,也成為台灣當時新興高科技產業的典範。1985年,在當局提出“民營化”的原則下,曹興誠是第一個帶領聯電率先上市,成為台灣第一家半導體上市公司,同時也是第一個把半導體電路產業轉成民營的公司。

經過二十餘載風雨無阻的挺進,當時前景不明的聯電在他的率領下,變成資產超過千億新台幣的科技業巨人,現已成為台灣第二大半導體企業,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二大專業晶片代工廠。目前,聯電創造的0.13微米制程良率處於業界第一的地位;2000年聯電被評為“未來最值得長期投資的企業”。而曹興誠在1996年被評為台灣“企業家最佩服的企業家”;在2001年“誰是台灣科技接班人”的調查中排名第三。這位沒出過台灣的“土”碩士,在聯電的輝煌生涯已使其成為台灣半導體界的領袖人物。

“聯電是我一手帶出來的,我到聯電的時候,公司是一個只有5億新台幣的小公司,離開的時候它的資本已達3000多億,而去年退了500多億新台幣給股東。”曹興誠自豪地說。

在台灣科技界,小到普通職員,大到公司老闆,幾乎都是“海歸”回來的高學歷者。如何從這些能者林立中、脫穎而出,沒有“海歸派”資歷做陪襯的曹興誠顯示出了超凡的實力和無與倫比的魄力,讓所有對他持有懷疑態度的人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

台灣媒體形容,在他無數經營秘訣之中,靈活的財務操作是其成功的關鍵。保持手上大量可供調用的營運資金,更是曹興誠的制勝法寶。1998年初,他只花了一個月就募得150億新台幣資金,更使他成為台灣企業界的話題人物。據說,聯華電子手上永遠有600億新台幣的營運資金。

“我其實沒有什麼太多的經營秘訣,我覺得做生意就是要實在,這個我很重視。”曹興誠說,“實就是講究實力、實在、紮實。要懂得現實,現實是什麼?就是你要把自己的實力做出來,不能靠關係,我的經營主要是講實、腳踏實地、按部就班。”

而台灣媒體形容,“快、準、狠”的經營手法也是聯電迅速擴張的最大動力。不過,曹興誠卻不贊同這樣的說法,他說:“其實這是媒體外行話,我們做事情是很慎重的。我們寧可少賺錢,也不會向銀行借錢去操弄槓桿,我常常講,槓桿會斷的,每次用蹺蹺板,斷了你就糟了。在財務上我們很務實,很保守,倒沒有說什麼快、準、狠。因為我不跟他們來往,媒體總是寫得熱鬧。”

這位台灣產業界鉅子總是籠罩著神秘感,很少與媒體來往,也很少接受媒體的訪問,歷來我行我素,也不介意外界對他的評論,個性鮮明的曹興誠總是認為,“我們是憑實力,實力就是不靠關係,也不靠別人對你印象如何,這樣你其實也不會在乎別人怎麼想。”

 

[與台積電競爭]

“不求短期大突破,要打持久戰”

企業的作風,往往與領導人息息相關。領軍聯電20多年,個性鮮明的曹興誠早與公司融為一體。“曹興誠影響聯電集團非常深,就像張忠謀影響台積電一樣”,與他打球的球友形容曹興誠“聰明”、“硬氣”、“強悍”,至於用人方面,曹興誠更強調“膽比識更重要”。

在台灣的半導體業中,曹興誠因一手打造出資產千億的半導體企業聯電,與半導體龍頭台積電公司董事長張忠謀並稱為“晶圓雙雄”。而台灣高科技業界有一個說法,就是假如張忠謀領導的台積電,是老成穩重的“少林寺”;則曹興誠領導的聯電,便是豪情萬丈的“梁山泊”。對此,曹興誠笑著說,媒體的比喻不倫不類,“少林寺是和尚,梁山泊是鋌而走險的強盜,這個是不倫不類。”

曹興誠是台灣科技業中唯一不曾有留洋學歷背景的企業主,但他銳利的敏感度卻得到業界的普遍肯定。早在1995年,當時聯電便已在國際市場上掀起記憶體價格大戰,率先降價,給對手施加了很大的壓力,連英代爾、三星等百億美元大廠都遭到威脅,而且短短三年之間,迅速延伸聯電集團版圖,逼近台積電的霸主地位。“霸氣十足”的他,夢想卻是將聯電發展壯大並超越半導體龍頭台積電,奪取晶圓代工的王座。面對這樣的傳聞,曹興誠卻笑說,這只是台灣媒體的炒作罷了,喜歡將他與張忠謀比較。

目前,聯電市值僅只有台積電的五分之一,不過,他並不感到遺憾:“當然,張先生他只是在台積電經營,可是我的事業除了聯電之外,還做了其他很多的事情。比如台灣現在世界第一大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製造廠友達光電,其中一半是我創辦的;現在台灣最大的印刷電路板製造廠欣興電子,是我在1990年創辦的;台灣最大的IC設計公司,像聯發科、聯詠也是從我們聯電分出去的,所以我倒不是說夢想超過台積電,我有我的一片天了,不是一定要超過台積電。”

2005年,曹興誠因聯電和艦案而辭去聯電董事長職位,對於新團隊這三年來的表現,目前擔任聯電榮譽董事長,還是股東之一的他認為:“聯電是一個很有制度,很上軌道的一個公司,它唯一的問題是,對手台積電非常強,跟最強的人去競爭,也許成績不理想,可是跟別的公司比,聯電是很好的公司。我覺得這兩年新的團隊表現不錯,而且我跟他們建議,不要短期間求大突破,相反要把基本的東西做得非常紮實,要打持久戰,今天來講當然跟台積電有段差距,真正講來,路還長得遠呢!”

豪氣幹雲的曹興誠帶領聯電二十餘載,早就與聯電融為一體。在曹興誠的心裡,聯電如同自己的孩子,童年、少年、成年的聯電是輝煌的,但曹興誠要的是聯電成為一個屹立不倒的巨人。曹興誠謙遜地表示:“等我退休十年後,聯電仍持續壯大,那才是我的成就。”

 

[聯電大陸佈局]

“大陸與台灣是互補區塊”

曹興誠的創業史中,打入國際半導體代工市場,無疑是聯電成敗的分水嶺。正是曹興誠石破天驚的一舉,把聯電送上了傳奇發展的高速列車。

1995年,依靠對半導體代工市場前瞻性的預測,曹興誠果斷地出擊晶片製造業。他親自寫信給美國前十名的IC設計公司,並積極派人前往洽談合作事宜,在努力不懈之下,曹興誠為聯電獲得了國際市場的大批訂單;一口氣與11IC設計公司合作,並在1996年轉型進入純晶片代工領域。

隨後,敏銳的曹興誠將發展目光鎖定大陸,並拋出了“大陸與台灣互補論”。去年10月底,喜歡遊山玩水的他到九寨溝、重慶、三峽遊覽,“我覺得到大陸走走是很愉快的。我常常講,我這輩子看到台灣經濟發展的奇蹟,又看到大陸經濟發展的奇蹟,而大陸經濟發展的奇蹟要比台灣大幾百倍,感覺很欣慰,覺得大陸的崛起,做為中華民族當然是非常地興奮。”

在他看來,大陸與台灣並不是兩個對立的,而是一個可以互補雙贏的區塊。“我過去一直沒有將台灣與大陸分成兩個地方,他們是同一個區塊。當然這樣講,‘獨派’又要罵我了。不過我覺得兩岸不應該當做兩個區塊來看,不是對立的。”他說,“台灣很多人說,台商跑到大陸設廠,台灣很多人就失業了,那你為什麼不跟著老闆到大陸就業呢?你們大老闆的廠開到我兩個對立的,而是一個可以互補雙贏的區塊。“我過去一直沒有將台灣與大陸分成兩個地方,他們是同一個區塊。當然這樣講,‘獨派’又要罵我了。不過我覺得兩岸不應該當做兩個區塊來看,不是對立的。”他說,“台灣很多人說,台商跑到大陸設廠,台灣很多人就失業了,那你為什麼不跟著老闆到大陸就業呢?你們大老闆的廠開到我大門口我才就業,你們大老闆去吃苦我不去,不能這樣子嘛!大陸跨省離家跑到其他地方的人口不要說2億,起碼1億多,到了過年,大家回家,擠成這個樣子,大陸可以跨省,你台灣為什麼不能跨海到大陸工作呢?所以這是一個政府政策上的問題。兩岸應該要三通,不應該看成兩個區塊。”

“我以前考慮到大陸設廠的時候,深圳、上海、無錫、蘇州都爭取得很厲害,我覺得設在哪裡都是一樣的。兩岸合作目前在經濟上是不成問題,基本上是分不開了,經濟上越走越近。”大陸投資市場的活躍為曹興誠的宏圖霸業帶來了更大的契機;友達光電在廈門、蘇州等地都有設廠;聯電旗下的欣興電子在大陸的深圳有柏拉圖、聯能兩家公司,在江蘇有昆山鼎鑫電子、欣興同泰及蘇州的群策科技三家公司。

 

[退休生活]

“不在其位,當然不謀其政”

卸任聯電董事長後,這位去年剛滿六十歲的“半導體大亨”過著遊山玩水的退休生活,對於這幾年的退休生活,曹興誠開心地說:“退休我當然很愜意了,可以到處旅遊,可以做一些藝術收藏。”

曹興誠的收藏,占據了他退休生活的重要部分,而他的收藏功力,也已是名動全球。蘇富比全球副總裁斯徒爾頓去年11月出書,介紹1945年到2005年這60年間世界一百多位主要的收藏家,其中華人只有三位,曹興誠是惟一在世的。曹興誠謙虛地說:“這個當然對我的收藏作出了肯定。像倫敦、東京、紐約、香港,這些比較大的古董商我都有來往。基本上古今中外我都有收藏,我們中國的古物流在海外的其實很多,我有時候看到很不錯的也儘量收,有機會就收。”

不過,曹興誠卻沒有打算將這些價值連城的收藏品進行展出的計畫,因為他覺得不僅麻煩,更重要的是他非常低調。“我收東西基本上很低調的,純粹是非常非常地喜歡我才收,我覺得拿給一般不懂的人看也沒什麼意思。而且我是買來要欣賞的,而非投資。”曹興誠說,他不想把自己變成經銷商。

四處觀光遊歷,也是他退休生活的重心之一。“公司都不用管了,每天遊山玩水!”不過,外界還是很難相信他真的退休了,認為雖然他不在其位,但仍是聯電實質領袖,只要和艦案順利解套,他就會回鍋。對此,曹興誠說:“聯電雖然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但我退休了,我不會再管聯電的事情,可是他們很多人尊重我,因為我是顧問,他們跑來請教我一下,我當然是義不容辭,但我不會主動去管聯電的事情,聯電有它的董事會,我們那個董事會裡面有兩個大學校長,資歷年齡都比我大,聯電是一個很有規矩的公司,我不在其位,當然不謀其政。”

“世界很大,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看過,也還有很多書都沒有讀。現在正是一個好時間,我非常滿意我目前無拘無束的生活。”他還說,他現在過著高品質人生,當聯電董事長,每天都要管良率、產能、客戶,一堆數據擠在眼前,簡直是高科技的奴隸。不過,台灣媒體形容,這是曹興誠式的答案!機鋒過人的他,話中總是有爆點,震撼力十足,但聽來總是讓人半信半疑,不相信他真能完全放手。

對此,他對本刊表示:“生意我是不做了。我的錢是不多,但夠花了,每天想賺錢也是很傷神的,我覺得應做點公益事業,比方說,台灣很多基礎建設沒有,而西方社會,又非常講究‘求真求善求美’這種共識,一個政治領導人講話很粗俗,不會被接受的,公然撒謊,人家不會接受的,可是在台灣大家好像都習以為常,這表示我們這個社會對求真、求善、求美還沒有共識,這方面我們要宣導一些觀念理念,可以推動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不會覺得無聊了。”

他的退休生活確實不無聊,更不會寂寞。在去年1112日,以一位“關心國事的小民”身份在報紙上刊載廣告,提出“兩岸和平共處法”之後,他又陸續在報紙刊登廣告,在部落格上寫文章,並公開參加各種活動,推行他對兩岸問題的思考與主張。

“我不求名、不求利,只是想做一點社會公益。”就像曹興誠二度廣告中自言:“生活單純,名、利早已超過需求,且年過花甲,來日無多,如再爭逐名利而不關心公益,未免太過自私無聊。”

 

曹興誠小檔案

出生:1949年出生於台中清水鎮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碩士

經歷:台灣“工研院”電子所副所長,聯電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長,並曾擔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科學園區同業公會理事長。

現任:聯電榮譽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