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公债券、公司股票民国纸品遗珍见证时代风云

作者:张顺和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政府公债、公司股票,这些颇具现代经济特征的事物,其实在民国时期就已经风起云涌,在政治经济领域引领风骚。

民国“百年”之后,依附其上的实际价值早已经作古,但作为时代印记的无心记录者,这些公债券和老股票,用不同的视野见证了那个年代风云,最终成为了现在藏家手中的民国遗珍。

 

政府公债券

直接见证时代大事件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虽然成立,但并非一劳永逸,要继续革命,筹款成为一时亟须。于是,孙中山担任临时大总统期间签发的唯一国内公债——中华民国军需公债券诞生了。

在厦门藏家曾志群手中,就有这样保存完好的公债券,而且还有两张,这让他颇有些自豪。

“这是南京临时政府唯一一次发行的债券,也是民国开国后由政府发行的最早的还本付息型公债。”曾志群解释说,该公债券年息八厘,偿还期限六年,以国家所收钱粮做抵押。

据了解,军需公债于民国元年22日正式发行,发行定额一万万圆(一亿元),共有伍圆、拾圆、壹佰圆、壹仟圆四种面额。不过,当军需公债分发之际,孙中山已辞去了临时大总统之职,当年310日,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不久之后的527日,军需公债停止发行,剩下没发的被全部销毁。 

虽然这张民国首份中央政府发行的公债券中途而止,但此后,类似的政府筹集经费的公债券层出不穷,且名目繁多,国防、救国、修铁路……发行方有中央政府,也有各个职能部委或者地方军阀,发行区域既有全国性,也有地方性。

曾志群展示的部分藏品中,就有多种类型: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的救国公债、民国十五年发行的国民政府财政部第二次有奖公债、民国二十九年建设金公债等等。

从实物看,这些公债券不少已经完成使命,但也有一些随着历史的演进,最终却幻化为一张名不符实的废纸。

比如,当时中央政府发行的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国防公债,后面总共附有60张息票,其最后一张的兑付时间已经是民国五十八年四月三十日,即1969430日,此时的“民国政府”早已退居台湾一隅,公债券持有者想要按时兑换只能徒呼奈何。

不过,失去原有价值的废纸,在收藏者眼中,则成为了历史遗珍。这些民国时期的政府公债,除了可以据此解读其上面负载的政治、经济等丰富信息外,票面在设计和印制上所具有的美感也是让人称道。

“民国中央政府发行的公债券,很多都是美国帮助印制的,当时先进的印刷技艺和防伪技术都有所体现。”厦门业内人士表示,即使单纯从欣赏的角度而言,这些公债券已经足够吸引藏家的注意。  

   

民国老股票

民营经济先驱的晴雨表

上海滩帮会老大杜月笙的公司在解放后的新中国居然还存在,而且公司的股票还照样公开发行配送?

在曾志群收藏的民国老股票中,有两份几乎一模一样的“大中华橡胶厂兴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款正式收据,票面上签名的董事长正是当时叱咤风云的杜月笙。其中一份填发日期是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这没什么疑义,可另一张的填发年份是1953年,此时早已经进入新中国时期,这就让人好生纳闷了。

在一番仔细对比研究并查阅资料才豁然发现,原来,建国后,该公司进行了资产重估和分配,但因为纸张缺失和印制困难等因素,只能旧物利用,只是在上面盖章说明。

这是藏家在民国老股票收藏中的一个插曲。因为蕴含着丰富的信息,民国老股票正在受到不少藏家的青睐。

说到实物股票,不少年轻人已经无缘亲见。1993年开始,我国实行股票无纸化交易,实物股票从此退出了实用领域,彻底地进入了藏家的视野。

一张股票,大则体现一个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的脉络缩影,小则是一个企业具体而微的展示。而就实物股票本身而言,其票面上显示的图案、钢印、水印、印鉴、签名等,集历史性、文化性、艺术性于一身,内涵比纸币还要丰富。

在各个时期的实物股票中,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存世量来看,民国时期老股票都无疑是相当让藏家们心仪的对象。

据了解,中国的老股票发行最早起始于清末民初,民国时期更是兴盛一时。目前考据到的最早的一张股票是由李鸿章筹建的“轮船招商局”发行,发行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比我国第一套邮票还早6年。   

从票面看,这个时期的老股票票幅较大,股票上信息丰富,记载着时间、地点、持股人、公司规模、董事会成员、股本、红利、批准单位、公司章程等,事无巨细。   

正是因为丰富的信息含量,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很多时代变革都可以从中窥知一二。

比如,民国时期股票的股金面值出现多次变化,1928年前多以“银元”为面值,1929年后多以“国币”为面值,1948年后多以金圆券为面值。这就是民国时期币值改革的一个见证。   

 

市场价值

少则数百元  多则上万

据了解,这些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珍品,纸品类藏家遇上了都会有心收集,但因为品类众多但实物稀缺,真正具有系统专题收藏并有心整理研究的人就不多了。 

“能保存完好到现在的并不多。”厦门收藏界人士表示,公债券和股票都是纸质的东西,如果没有妥善地保存,很容易损坏。

该人士介绍说,随着市场的重视,大部分好品都被藏家收入囊中,轻易不会出手,所以市面上的流通量并不多。

“炒作因素少,价格比较理性,但在慢慢升温。”厦门藏家介绍,作为一种专业性较强的专项类收藏,这些公债券和老股票逐渐在市场上显现其价值,一张少则数百元,多则上万元,也有一些珍稀品种的价值已经有数十万上百万元的成交记录。

物以稀为贵,在收藏中,发行量和存世量都是一件藏品的重要考量标准,这一点在公债券和老股票中也都具有适用性。

像上述提到的中华民国军需公债券,因中途废止,其实发行数仅有小面额的数万元,不到计划数的十分之一,加上岁月的摧残,如今该公债券存世量已经不多,珍贵程度自然非同凡响。

据藏家曾志群介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为了换取这张民国首份公债券,花费了数个月的工资,而当时他的月工资已经有三四百元。

除了发行量和存世量,票面美观度、事件背景等都是左右因素。比如,公债券中,中央政府发行的票面比较精致,也比较严谨,一般会比地方发行的观赏性更高。而如果某张公债券或者公司股票,背后牵连着某些影响较大的历史事件,那价值肯定大大提升。

值得藏家注意的是,市场上也出现过一些新印制然后做旧的赝品,曾混迹过一段时间。

不过,有业内人士坦言,这些民国纸品在防伪上都下了不少功夫,而这种专项类藏品的藏家又都较具专业性,在提高警惕后,那些造假者很难从中获利,只好逐渐退出。所以,现在发现的赝品很多是十几年前仿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