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服务业登陆,迎来“黄金十年”

作者:兰文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7月底,台“立法院”临时会由于绿营阻挠,未能把《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排入审议,最快也要等到“立法院”10月份开始的下个会期审议,也就是说,两岸服贸协议最快要10月份才有可能被审议通过。

就像3年前两岸签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今年621日签的服贸协议同样在岛内引起轩然大波。反对者说,到时候街头遍地“小黄”(台湾出租车)会变“小红”(大陆出租车);大陆美容美发业者不仅洗头,而且会“洗脑、洗心”;服贸协议将冲击台湾400万人就业……

绿营“立委”强烈要求服贸协议“逐条审查,逐条表决”,蓝营只同意“逐条审查,通例表决”,双方为此僵持不下,无法确定“立法院”下个会期是否能如期通过。

如果,蓝绿为此久耗不决,那么,台湾服务业将错失登陆的最佳时机。因为接下来十年,很可能是大陆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台湾服务业登陆的“黄金十年”。

 

双重标准,绿营一贯的“反中”思维

唱衰服贸协议最厉害的,当然要数绿营人物。他们说台湾与大陆签服贸协议,事先与他们根本没有沟通,简直是在跟大陆一起玩“阴谋”。绿营要角苏贞昌、蔡英文、陈菊、赖清德等人,一个个跳出来声讨服贸协议,苏贞昌更是大放厥词说,大陆美容美发业者将会给台湾人“洗头、洗脑、洗心”,实在令人产生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空错乱感。

对于绿营表现,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王建民研究员一针见血地指出,绿营对于开放的态度向来有“双重标准”,对大陆搞一套,对其它经济体另一套。今年7月,台湾与新西兰签订了经济合作协议,台官方在签该协议之前,也没有把协议内容拿到“立法院”沟通,协议还开放了新西兰1000多项农产品销往台湾,绿营对此只字不提,却拿台湾分明“讨到便宜”的两岸服贸协议大加说事,可见“沟通不够”只是借口,要让两岸“不能沟通”才是目的,双重标准则是手段。

稍有谈判常识的人都知道,谈判是“斗智斗勇、讨价还价”的过程,哪一方都不愿在签约前公开谈判内容,这样无疑掀了己方底牌,不利于己方利益。口口声声“爱台湾”的绿营,要求台当局在签约前与他们沟通服贸内容,应该不会是对于常识的无知,合理解释只能是“借口”。

即使民进党中的一些有识之士也坦承了“双重标准”,民进党籍前“立委”郭正亮表示,民进党并不反对台湾与其它经济体签经济合作协议,唯独对大陆有双重标准,说穿了就是“反中恐中”。

 

业界担心,八大产业受冲击大

当然,唱空服贸协议的还有岛内不少业者。这次台湾向大陆开放的64个项目,涉及不少小业者,比如台湾有两三千家旅行社,数量多、规模小,而大陆的国有控股旅行社块头很大,台旅行业者很担心受到大陆同行冲击,所以在协议中没有同意在台的大陆旅行社经营大陆游客在两岸的业务,而把经营范围仅限于台湾人在台的旅游活动。

总体来看,岛内最担心受冲击的产业包括美容美发、洗衣、广告、印刷、经销、零售、中药批发、仓储等八大类,业者担心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产业竞争力较弱,台当局为此成立了特定产业因应小组,一旦认定开放后对相关产业造成一定伤害,将与大陆重新协商开放幅度;另一方面也因为台官员与业者的沟通不畅造成。

举例说,在20096月第一波开放陆资赴台项目中,就包括了中药材批发项目,4年来只有一家大陆中药商赴台做保健品批发业务,该开放项目只不过重新被纳入到服贸协议中,并非新增开放内容。但是7月份一些中药业者还到“行政院”反对进口大陆中药,经“行政院长”江宜桦解释之后,他们才表示有信心与大陆中药业者竞争,这说明许多业者对开放项目内容也搞不清楚。

事实上,台湾在服务协议开放的64项当中,有27项是此前已对大陆开放的项目,这次放到服贸协议中,完全是“新瓶装旧酒”,只有37项是新增开放项目。新增项目成了反对者批判的重点,美容美发业就是一例。民进党危言耸听地告诉业者:“一只吹风机,风力不够大;但如果有一万只吹风机,这力量就很大”,“大陆理发师都是帅哥,会抢走台湾女孩子”。

其实,台湾对于大陆美容美发业进入,规定的投资门槛是20万美元(相当于120多万元人民币),对多数小本经营的大陆美容美发业者而言是高门槛;同时,大陆劳工不得赴台,所以大陆理发师过不去,大陆人在台开的美容店,雇用的还是台湾理发师。可是一些业者不明就里,造成恐慌情绪蔓延。

 

须开放心态,把握“黄金”商机

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经济室主任朱磊称,日本、韩国等其它国家都希望与大陆在服务领域上密切合作,以便搭上大陆服务业的高速列车,但是台湾许多业者却在犹豫徘徊,对服贸协议持批判态度,这与世界潮流相背而行。

据了解,商务部一个高官曾在香港向民进党人士表示,两岸服贸协议谈判过程中,大陆计划要开放110多个项目,可是台湾对大陆开放的项目太少,双方不能悬殊太大,所以最后降到了80个项目,这是他多年对外谈判中遇到的罕见现象。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专家李淳说:“绝对不能只要糖吃,却不愿意付钱,天底下没有这等好事。”台湾向大陆开放的项目,是在“付钱”,大陆向台湾开放的项目是“糖果”,虽然有大陆“让利”因素,但双方交易原则大体还是等价等值。台湾对大陆开放的口子大一些,大陆对台湾开放的口子才会更大一些。

而在将来,大陆服务业的“糖果”有多大、有多甜?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大陆服务业占GDP比重为47.8%,首度超过制造业的45.9%,呈现出二、三产业的“黄金交叉点”,显示了大陆经济结构的重大调整。

朱磊表示,大陆有13亿人口的庞大市场,服务业占比首次超过了制造业,这是一个重要标志,此后大陆服务业将会获得迅猛增长,预估有10年的服务业高速增长期,加上大陆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为台商进入大陆服务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台湾服务业登陆的最好时机。

王建民说,自从马英九2008年执政以来,台商投资大陆从此前制造业为主,开始逐步转向服务业,服务业投资增幅远高于制造业,包括金融、医疗、旅游、航运等领域,台资卡位明显加快,在ECFA早期收获清单中,大陆向台开放了小部分服务业项目,一定程度促使了台服务业向大陆转移。然而总体而言,台服务业投资大陆规模仍然普遍较小。

王建民认为,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为台商投资大陆服务业提供了政策支持与制度保障,将促进台商迅速转向大陆服务业,掀起新的投资热;同时帮助大陆制造业台商向服务业转型,服务业将成为两岸产业合作的新热点。

台湾如果一味以保守心态阻挠服贸协议实施,错过的是台湾服务业掘金大陆市场的最好机遇,台湾应该以积极心态拥抱大陆,以开放台湾服务市场为交换,牢牢抓住大陆服务业的“黄金十年”。

 

服务业或掀第四波台商投资热潮

在我们身边,台湾服务品牌无处不在:做面包蛋糕的向阳坊、安德鲁森、85C,做衣服鞋帽的丽婴房、达芙妮、红蜻蜓,做米饼泡面饮料的旺旺、康师傅、统一,做咖啡的上岛、名典、我家、真锅……

印象中,台资服务业似乎与我们的生活更加密切,它的投资额应该也会更加多。

不过,从1983年台企“三德兴”转投资厦门算起,台商投资大陆整整30年当中,制造业才是真正的不二主角。自台湾“经济部投审会”有统计台商投资大陆以来,从1991年至20134月,台湾核准台商投资大陆服务业占投资大陆总额的比重不超20%,其中第一大类是批发零售业,占台商投资大陆总额的5.7%,第二大类金融业占比4.4%,第三大类工商服务业占比3.1%。台商投资大陆金额,八成以上是制造业。

台商投资大陆先后出现过三波投资热潮,都属于制造业领域,第一波是以塑胶、纺织、鞋类为代表的劳力密集型产业,第二波是以石化、PC(桌面电脑)代工为代表的资金密集型产业,第三波是以半导体、面板、光电业为代表的高科技密集型产业。

如今,岛内制造业主体已经外移到大陆、东南亚等地,留下来的主体是服务业,台服务业占GDP近七成,不仅比重大,具备“硬实力”,而且具有很强的“软实力”。以7-eleven为例,全台共四五千家门店,密集度完全可用“星罗棋布”来形容,该店不但卖日用品,而且可以办理居民的日常缴费、罚款、邮寄等事宜,集多项服务功能为一体。

当前,在大陆调结构、促内需的经济转型背景下,台资制造业遭遇到日益严峻的成本上升、利润下滑之压力,其光芒正在逐渐褪色、黯淡,台资服务业登陆大幕于是徐徐拉开。在大陆舞台上,台制造业曾经是“三十年河东”,台服务业将成为“三十年河西”。

 

服务业引领新潮,谁当其中主角?

以往,批发零售业是台湾服务业登陆的主力军,例如大润发、新光三越、太平洋百货等;今后,谁将引领时代潮流?

朱磊认为,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知识密集型的现代服务业,未来将成为登陆主角,现代服务业将引领下一波台商投资大陆热潮。以金融业为例,两岸实质开放才3年多,如今台金融业登陆规模已在服务业中居第二,并将很快超越第一名的批发零售业。

刚刚签署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大陆主要开放领域集中在金融、运输、观光、医疗、电子商务、文创等产业,其中金融业开放尺度最大,台业者对于大陆金融市场向来虎视眈眈,抱有极高兴趣。现代服务业能否肩负登陆领头羊角色,颇受关注。

而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却一直认为,第四波台资登陆热的主角应该是生产型服务业,这是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过渡产业,也称作第2.5产业。举例说,台达集团是做电子零配件起家的台企,这家企业早早在广东设厂,也在上海成立了行销服务公司,广东做的是制造业,上海做的是生产型服务业。再如IBM从电脑生产巨头转型为全球最大的IT服务提供商,这种服务是从制造业自然延伸出来的,专门服务制造业,有别于“纯服务业”。

当前大陆有8万多家台企,大多数从事制造业,相当多企业有迫切的转型需求,它们最可能的转型方向便是生产型服务业,既与老本行相关连,也与三产沾了边。因此,生产型服务业能否成为新的台资登陆热点,也有极高的期待性。

 

服贸协议“超WTO待遇”

两岸服贸协议是ECFA四大后续协议之一,去年8月两岸签了投资促进与保护协议,现在后续的还有货物贸易协议、争端解决协议。其中,四大协议的核心协议是服贸协议和货贸协议,服贸协议是服务业的贸易协议,主要探讨双方市场开放的时间与程度;货贸协议是货物进出口协议,主要探讨双方产品零关税贸易的时间与步骤。

历经两年15次的协商,今年621日,两岸两会在上海终于签署了服务贸易协议,大陆向台湾开放80个项目,全部高于WTO成员的正常化待遇,就是说高出一般外商享有的待遇;而台湾向大陆开放64个项目,只有38个项目达到了WTO正常化水平,另外26个低于一般外商待遇,占比约40%

两相比较,台湾显然占了便宜。一般外资不能进入的大陆市场,台资现在可以进入了,比如台湾的银行可申请在大陆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可在福建申请设立地市一级的异地支行,台保险业者可以经营大陆的交通强制险等。同时,大陆开放项目对于台资开放的程度,也有“特别照顾”,例如台业者在福建经营电子商务的持股比例可达55%,台证券业在合资公司中持股最高可达51%,台医疗机构可在大陆多省建独资医院等,均超越大陆对其它外资的承诺。

而台湾向大陆服务业开放的项目中,只有60%等同外资待遇,40%低于外资待遇,大陆服务业者在台依然较严重地“低人一等”。

照理说,台湾方面应该拍手称快、赶紧实施才对,不料台湾海基会带着服贸协议返台后,却遭遇了绿营势力与大批业者的强烈反弹,一个帮助台湾业界找寻出路、帮助台湾经济摆脱困境的协议,似乎成了要算计台湾人民的“阴谋”、“黑箱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