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农业PK转基因农业 谁才是粮食安全的捍卫者?

作者:朱红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中国搞生态农业会饿死人的!”

几年前,蒋高明等生态学家向政府建议发展生态农业或有机农业,确保中国粮食安全,却碰了一鼻子灰,官员并丢下这么一句话。

由于农业学家一再渲染搞生态农业会饿死人,连院士也深信不疑,从此生态学家就噤声,绝口不再提生态农业,这时生物技术专家才乘机跳出来发狂言:解决中国粮食安全问题“转基因是唯一可取途径”。

中国粮食安全的捍卫者,究竟是生态农业,还是转基因农业?

 

 

中国粮食安全出了什么问题?

 

我国粮食生产交出一张亮丽的成绩单。

2004年至2013年,粮食总产量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十连增”,年均增幅3%,并首次连续7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

但大丰收的背后却有忧愁。

粮食越来越仰赖进口。

我国连续十年粮食大丰收,但同时连续十年农产品和食品是净进口,去年的农产品、食品的进口创历史新高,使得逆差高达510亿美元。

为什么粮食大丰收却还同步大量进口?

农业部总经济师毕美家解释,因为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饲料用粮、工业用粮的需求不断提升。

现在所有的主要农产品,包括粮、棉、油、糖全面进口。其中,大米和玉米从出口变进口,大米进口200多万吨、玉米300多万吨。

而大豆进口高达6338万吨,对外依存度已突破60%,超过95%粮食自给保障线,结果整个产业链被跨国公司控制住。

对进口大米,粮食专家担心可能掉入价格陷阱,重蹈大豆的覆辙。

也就是,政府因为外国大米价格较低继续增加进口,结果挫伤农民的积极性,导致大米种植面积下降,政府又不得不加大进口,恶性循环最后导致相关产业链被跨国公司控制。

不过,也有比较乐观的看法。这些专家认为,国内耕地被过度开发,“地力”退化,政府抓住战略机遇适度进口一些粮食,就是进口土地和水资源,缓解国内土地和水资源的压力,可以让土地“休养生息”。

大豆依赖进口,症结在国内土地不足。专家表示,6338万吨的大豆如果不进口,改在国内生产就得需要5亿多亩地。我们上哪找5亿亩土地?

粮食仰赖进口的情形会越来越严重。

因为耕地逐渐流失,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根据官方统计,每年大概减少耕地面积五六百万亩。实际上情形更严重。因为地方政府为了拼GDP和财政收入,以各种名目把耕地转变成为非农用途。

耕地越来越少,即使袁隆平再厉害,没地种也产不出粮食。

雪上加霜的是,土壤肥力持续下降。

十年前,一些地方肥料、粮食投入产出比为1:5,也就是投入1块钱的肥料可以增产5块钱的粮食。但现在比例已经降到1:1,甚至更低。

这表示,农业生产不再因为化肥用量增加而线性上升,单纯依靠化肥增产的路子已行不通了。

水资源短缺的问题也日益突出。

生产1斤小麦,耗水1000斤。小麦是我国三大作物中,耗水最少的品种,但还是得灌溉4次,每次每亩100立方水,而平均亩产只有400公斤。

这说明水资源在确保粮食安全的重要性。

但由于农业基础设施薄弱,全国耕地有效灌溉面积不到一半,超过一半的耕地还是靠天吃饭,严重影响粮食生产、粮食安全。

水资源瓶颈也越发显现。在华北平原等地,由于地下水超采,已经形成了不少地下水漏斗区,农民打井灌溉的难度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

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粮食产区中心分布已从南方转移到北方,但新兴粮食主产区的农田水利又没有及时跟上。

水资源短缺造成粮食损失惨重。

“我国每年农业生产缺水300亿立方米,导致每年粮食损失高达400亿斤。”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指出。

因为灌溉水源得不到保障,华北小麦生产岌岌可危。

在京津冀三省市,每年生产小麦1400万吨,需要的水高达140亿立方米,相当于南水北调全部的水量。

由于这么庞大的需求量已影响到当地居民的生活,因此农民被迫减少灌溉次数,或干脆改种其他作物。

农民越来越少严重影响到我国的粮食安全。

农民的积极性关系到粮食安全,而因为粮食生产比较收益率低,导致农民种粮积极性不是很高,他们不愿再种粮。

根本原因是城乡收入差距太大。外出打工,一个月的收入至少等于种地半年的收入。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分析,现在的城乡收入差距比上世纪70年代末扩大了44倍,而粮食价格涨不到5倍,这就是说,当年种粮能够养家糊口,但现在根本不可能。

目前,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基本上是老、幼、病、残、孕在家种地。由于年轻的一代在种地技术不如他们的长辈,不但影响粮食的产量,也影响粮食的质量。

劳动力价格越来越高。

以雇工插水稻为例,2003年每名工人每天30元,2010年每人每天200元,工资涨了7倍。

劳动力成本跟化肥、农药还不一样,只能升不能降,是刚性的,这是很严峻的挑战。所以很多地方农民为了省工钱,播种两季改一季,原来南方很多地方冬天种油菜,现在不种了。

由于农村劳动力供大于求的局面已经改变,廉价劳动力时代已结束,农村劳动力成本已大幅提高。

尽管我国粮食生产连续十年大丰收,然而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越来越低,加上粮食生产的资源环境越来越脆弱,使得确保粮食安全的任务十分艰巨。